Zoe3109

混语c的,偶尔画画。
产物均为自娱自乐。
请勿转载文字和图片:D

杯子少女茶艺师的故事。

“什么,我的过去吗?”
净手焚香过后正准备拿出茶具,少女面对你突如其来的询问有些意外。她在面前摆放着茶具的动作放缓,脸上名为怀念的神情一闪而逝,接着恢复常态,再度开口道。
“都是些陈年旧事了…不过若您确实感兴趣的话,我倒是不介意给您讲讲。”
稚嫩的面庞和陈年旧事一词搭配看上去像是孩童故作老成般好笑,所幸在少女面前的你与她相交甚好,已是不以为然。无声地叹息后点燃炉火,她就着烧水的间歇,像讲述故事一样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。
“缨红玛瑙焚作粉末为引,淡青香灰质地细腻成胎,入窑生火炙热温度直烤,如此历经三日方成汝瓷器物。”
顺口溜一般地说出民间相传的汝瓷制法作为开场白,她俏皮地故意在末了留个话尾,朝好奇望来的你眨了眨眼,笑着接道。
“每一批汝瓷器物中,只有最好的一件,才能留下——这是我从还未成型开始,就被灌输的概念。”
“记忆的根源里,失败品被无情地抛洒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,那时的我心智未开,只能懵懂地察觉到瓷器磕碰、破裂的声音和振动。”
“当然,次品都会被回收成原料,回炉重造……我是其中一批里最好的。不然,您今天恐怕就没办法在这儿看见我了,不是吗?”
怕你的心情因为内幕过于沉重一般,少女开口打趣着显示自己对此的豁达。在她展示茶具时,瓷器相碰发出悦耳的声响,轻微,却与记忆相重合。
“实在是惜哉,痛哉…”
之后呢?你用追问打断了少女沉重的回忆,她回过神来有些腼腆地地微笑着,侧头思考半晌后说道。
“之后啊,我被供奉在了京都一座有名的庙里,几乎每天受到茶水的洗礼。”
“起初是一个讲究规矩的老道,每次沏茶都讲究一套繁重的形式。先焚香,再取茶,水要烧开过三遍…一年四季的茶叶都有区别,不过那时候用的主要是当地产出的绿茶。偶尔有贵族送来昂贵的珍品,他也毫不怜惜,照样一丝不苟地沏好,却不知道每次都被负责倒茶洗杯子的小僧喝个干净。”
像是为老道不值,又像心疼被小僧暴殄天物般豪饮的茶水似的,少女瘪了瘪嘴。接着,她挽起衣袖,拿起煮沸的水壶涮洗面前的茶壶和杯具。
“……后来换过几个煮茶的僧道,最后甚至还把我送到了贵族家里当作宝物,被艺人所用。虽然他们的茶道各异,但长久以往,我居然记住了他们的举动。”
“就这样日饮香茶,夜餐月辉。不知何时,我拥有了灵智。只记得在能够化形的那一晚,我逃走了——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离开之后会在京都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,又会让多少人奔波寻找。”
像恶作剧成功的孩童般轻声笑着,少女手上却持续着放茶、洗茶、冲泡的动作,轻缓而利落,显然熟练至极。
“这就是我的过去。若有时间,不妨也和我说说您的故事?”
口中声音暂歇,少女起手揭盖倒茶,持盖拂去浮渣后冷却片刻,稍凉些双手持杯递给坐在对面的你,接着封壶留香,正视你的双眼,伸手摆出请用的姿势。
“您的碧螺春,请品。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Zoe3109 | Powered by LOFTER